昨天在凯道上不停看到「性解放教材退出校园」「多元性别意识活动退出校园」,其实这些日子来发生的一切,证明了最需要这两个东西的人,是这些已经成年的父母。

扬名国际的口交姨让我们看到什幺叫做用性羞辱人,出没在脸书的反同人士说明了什幺叫做对性解放的无知跟误解,陈科那类「同性恋会禁止异性恋结婚」的发言,告诉我们多元性别意识的重要性。他们的行为也反映了,为什幺子女教育只有父母可以决定的时候,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因为如此一来,父母的偏见和误解跟无知,就会複製到小孩身上,父母已经或正在造成的伤害,也会複製到小孩身上。

如果没有教育,我不会有能力知道今天知道的一切。我的父母给我的教育是尽可能地去从别人身上学我本来不知道的事情,而不是自满地认为我只要和父母他们一样就够了。

想想父母决定子女的教育其实是很自满的一句话呢,觉得自己做了父母,判断力就比别人都好、所知都比别人多,孩子一定要照我的方法行事,不是吗?

我们需要性解放教育来告诉孩子、也告诉大人(因为很多大人显然也不会),不管你身边的人选择了怎样的性生活,守贞的、不守贞的,滥交的、不滥交的,多元的、不多元的,你都需要尊重他的选择,而他的性生活选择也不代表他的人格高低。并不是蕩妇就人人可以约人人可以上,蕩妇也有选择权。把性氾滥看成一件不好的事情,并且冠以蕩妇污名,就是在助长强暴文化的一部分。

性解放教育,其实也是在让下一个世代被用「在性上不合规矩」这个标籤来骚扰辱骂的人少一点而已。

为什幺校园需要性解放教育?因为它可能帮了你的孩子

我是个无聊的异女,没有身为同志在成长过程的情慾探索中被压迫的经验,我身处的学校也相对友善,但我还是可以听到跟理解很多这样的故事。

老师在课堂上公然说我们班应该没有同性恋吧?是的举手;同学们对娘娘腔死GAY的嘲弄;不够MAN的男孩和不够温柔的女孩被同学排挤和验身。这些校园里面的不友善杀死过很多孩子的青春,他们的青春是充满校园霸凌(然后某些人很有脸讲自己被网路霸凌,你们被霸凌个屁)和不快的。

有些人的青春自此停在这一刻,没有然后了。

反同人士说自己被同志教育霸凌,我很想问,有任何一个孩子会因为课堂上有了同志教育,告诉他世界上有很多不同性倾向的人,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被社会排除而去自杀吗?还是你们只是在乎自己的价值观能不能被完整複製到小孩身上?

我对死亡的看法并不负面,但我想最爱说不能自杀的应该就是保守派人士吧?那你们到底在干嘛?逼死更多不知所措的孩子吗?

同志教育是在救人,我必须这幺煽情地说。救那些在成长过程中不知所措的孩子,让他们知道自己不孤单不变态不异常不羞耻,让他们知道即使家人像你们一样无法接纳他们,外面的世界还是有人在那里,他只要撑过接下来几步就好。

我到今天还认识很多没有出柜过的同志,从脸书私讯、从日常生活中。他们小心翼翼地活着,深怕别人知道,就是因为这个社会至今还认为他们孤单变态异常羞耻。这个小心翼翼就是反同的人造成的。也因为这样,同志黑数很多,你们就可以继续说同志是少数、同志比例很低不需要全民都花时间在他们身上,黑数就是你们造成的。

同志教育在拉一把的,可能就是你的孩子。你不能接纳的孩子。

校园性解放教育也很重要,为什幺?

至于我个人比较有心得跟共感的是性解放的部分。因为性解放也同样是在告诉孩子,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人,有人滥交有人守贞(我就真的没看过哪个版本的性解放教育会说一定要滥交,只有守贞教育说一定要守贞),这些人都不奇怪不变态,都是人。还教孩子如何保护自己和别人。

最近有个新闻是男童跟女童拿着性解放小册子实作,家长团体吓死了,频频说那册子有问题,性解放教育要退出校园。喔拜託,你们以为没有那本,小孩就不会取得吗?你们以为中华电信色情守门员守得住吗?我们小学就有A漫A片私下传递,国中更是公然传递,你以为我们社会还缺乏教材让小孩模仿吗?一点都不缺。

有一堆大人要初经人事才知道,哇!原来身体长这样!有一堆女人卫生棉条塞不进阴道因为他们跟自己阴道不熟;有一堆男人不知道亚洲人普遍包皮较长如果不翻开洗很臭又会让对方感染;有一堆男男女女都不知道保险套要戴全程不然还是会中奖;有一堆男男女女还在担心卫生棉条塞进阴道后,处女膜破了怎幺办。

为什幺校园需要性解放教育?因为它可能帮了你的孩子

性解放教育除了安全性行为跟提供小孩正确性知识之外,还有除魅的功能。什幺叫除魅?就是不要大惊小怪啦。

性没办法除魅,学校里就会存在非常残酷的性羞辱。跟男同学走得近一点的女生,就容易被说不检点。大人通常有一点羞耻心,过度残酷的话未必当面说得出口,小孩的社群可以非常残酷地把这些话都当面说出来。甚至写在对方的网路空间、写在对方的生活里、写进当事人的人生里。

我念的的国中已经是桃园秩序非常好的国中,也发生过某个校花级的女生被传已经被老大男友上过,然后在校园里被公然袭胸的故事。我到今天还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其实不重要。但是这样的「传言」和恶意对很多女孩的生命是一种伤害,也有人的青春因此就停止了。

那不只是说说闲话,不要理就好了。当你是一个社群里面公认的婊子,既然婊子是一个「公认不好的事情」,很多事情别人就认为可以对你做。因为他们认为:「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既然婊子先自侮了,那我们也可以侮辱他」。人际排挤算是小case,言语骚扰或是轻蔑、传不实的性谣言。更甚者,众人鼓励之下的趁势性交,或是约某某出去下药迷姦就是这样发生的。

单纯的守贞教育没有办法解决这件事,反之,守贞教育是在巩固蕩妇污名。把性的规矩单一化成只有一种样子,而且必须要是那个样子。那会不会所有人都乖乖守贞就好了?不会,人类社会永远有阶序、有排除,如果人人都守贞了,接下来就会比谁守的最好最合规矩。尊重选择跟不同才是解方。

不合规矩的孩子,需要生存空间

什幺年纪要教什幺、安排什幺课程,我觉得有讨论的空间,大家可以好好谈好好讨论。但是这些教育绝对需要,而且应该是基本教育,在国教範围之内就要完成。同志教育不等于性解放教育,这两个内涵不同,但都很重要。都是在教尊重不一样选择的人。

没有性别教育和性教育,只是让不合规矩的孩子,和过去一样继续暴露在残酷的社会排除风险中,他们只能靠着自己的运气努力活下去。如果连活下去都需要运气,这个社会怎幺能期待未来会更好?

这些教育不会让人不知道怎幺教小孩,因为他会教你怎幺教小孩,其实就是四个字而已:尊重选择。这幺简单的四个字,很可惜的是,就是有人做不到。